华侨二分彩

美欲重返TPP,日本先別急著高興

來源:東方新報 作者:本報特約評論員梅巖 時間:2018-04-28
分享到:

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與幾個農業大州州長、議員開會時,指示國家經濟委員會新任主席拉里?庫德洛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?萊特希澤研究美國是否應該重新加入《跨太平洋伙伴協議》(TPP)。奧巴馬執政時期,美國、日本等十二個亞太國家經過長期談判最終簽訂了TPP協議,但特朗普上臺后立即發布命令,讓美國退出了TPP。自宣布對進口鋼鋁制品加征關稅以來,特朗普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全面升級,但此時他又表示希望重新加入TPP,這讓不少人認為美國的貿易政策在發生逆轉。

促成特朗普有此想法的主要因素有兩個。一是《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》(CPTPP)在上個月完成簽字,美國退出TPP后,日本等十一國繼續談判,并最終簽署了CPTPP協議,這一協議脫胎于TPP,主要內容也與TPP差別不大,只是沒有美國參加,也刪除了一些美國堅持要求寫入但被其他國家反對的條款,因此可以被稱為“無美國版TPP”。CPTPP完成簽字后,各方對其前景一致看好,英國等不少國家都表示了希望加入這一協議的意愿,對美國來說,雖然CPTPP與TPP有些差別,但仍能為美國促進經濟增長和擴大經濟影響力提供不小的助力。退出TPP后,美國一直表示可能再次回歸,在CPTPP簽字不久后明確表示希望回歸,可以贏得急迫希望新協議能盡快擴員的國家的支持,減少回歸阻力,因此,這也是美國就重返TPP做出正式表態的最好時機。

二是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全面升級,與中國、歐盟等重要貿易伙伴之間都發生了貿易摩擦,如果一味四處挑釁,勢必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,美國需要借重返TPP鞏固與亞太地區貿易伙伴的關系。實際上,美國在主動發起貿易摩擦的過程中,一直采取“拉打結合”的策略,比如在宣布對進口鋼鋁制品加征關稅的不久,立刻就豁免了加拿大、墨西哥的新增關稅,這種做法可以讓美國的貿易政策保持一定的靈活性,也可以避免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給自身經濟造成過大的壓力。特朗普表示希望重返TPP,也是遵循了這樣的原則,當前,美國與中國、歐盟之間的貿易關系比較緊張,因此他在處理與TPP協議談判國關系時使出了“軟”的一手。

特朗普在重返TPP問題上表現出了合作意愿,但這并不意味著他的貿易政策發生逆轉。特朗普的貿易政策一直是“亂槍打鳥”,有時為縮小美國貿易逆差,不惜與重要貿易伙伴發生摩擦,有時在“大錘”看似很快就要落下時踩下急剎車,有時又出人意料地表現出積極合作的姿態。這種“亂”其實是遵循了他的“美國優先”原則,為了確保美國利益,他把自己認為是違背美國利益的都當做反對目標,而符合美國利益的他又都支持,即便這樣的做法可能違背了美國過去一直遵循的國際貿易準則。重返TPP顯然對美國有利,一者,可以幫助美國提振經濟,二者,美國可以接手一個前景可觀的新貿易協議的“頭把交椅”,美國還是TPP的創始成員國之一,這使得CPTPP協議的絕大部分條款都是符合美國需求的,重返這一協議并不需要美國做出太多調整。可以說,重返TPP并不是特朗普想改弦更張,而先退出后加入,本身正是他貿易政策的“亂”的表現,今后一段時間,他的“亂槍打鳥”風格還是會保持下去,也就是說,美國仍有可能向其他國家挑起貿易摩擦。

美國想要重返TPP,受影響最大的當屬日本,日本在美國退出后主導了CPTPP的談判,因而成為了新協議各成員國中的“領頭羊”,美國若回歸,“頭把交椅”勢必要讓給美國。然而,對日本來說,美國回歸還是利大于弊。首先,美國回歸將極大地增強CPTPP的影響力,有助于CPTPP盡快擴容、發展,美國本身就具有很強的經濟實力,還能吸引其他國家加盟,這會讓CPTPP成員國的經濟發展得到更強的助力。日本一直把TPP當作推動經濟走出通縮陷阱、重回增長軌道的重要保障之一,這也是美國退出后日本仍堅持推進談判的原因,美國回歸可以讓CPTPP更快發展,日本經濟也會得到更多幫助,也能更接近實現突破經濟增長瓶頸這一現實、急迫的目標。其次,日本雖然難免讓位于美國,但僅憑日本等十一國的力量,很難讓CPTPP成為一個具有全球性影響的貿易組織,即便在亞太地區,一個沒有美國參與的經貿組織也很難發揮作用。隨著美國回歸,CPTPP將有可能成長為一個影響力覆蓋全球的貿易組織,作為這樣一個經貿組織的創始成員國,又在談判過程中一度起到過主導作用,日本在外交和經貿領域得到的“加分”,可能比作為一個次要的地區性經貿組織的領導者要多得多。

盡管美國回歸對日本來說利大于弊,但日本仍需為解決美國回歸可能引發的問題做好準備。美國重返TPP的動機是復雜的,其直接目的是提振自身經濟和提升在國際經濟事務上的影響力,但也不能排除想拉攏或裹挾CPTPP成員國和美國一起在貿易領域向其他國家施加壓力。如果美國這樣做,日本等國就無法在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摩擦中保持中立,這不但會影響各國之間的經貿關系,還會傷害到CPTPP成員國自身的經濟利益。因此,對美國今后的政策走向,日本還需冷靜的觀察,并制定相應的對策。此外,CPTPP協議是在排除TPP協議中美國提出的部分條款的基礎上達成的,美國要重返TPP,是以創始成員身份直接“復位”,還是以“新成員”身份加入CPTPP,或是與CPTPP各國談判,重新厘定協議條款,這些技術性問題也需日本和其他CPTPP成員國充分考慮。

相關閱讀:

驗證碼:
您還能輸入150字
條記錄 /頁  首頁   尾頁  第

华侨二分彩 腾讯十分彩辅助软件下载 海南体彩4十l开奖号码 11选5开奖结果甘肃 北京时时结果 时时彩是正规的彩票吗 特区票论坛七星彩开奖结果 新时时乐走势图 双色球12十3擂台赛中彩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银河易网 新一代跑狗出版社论坛10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