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侨二分彩

“數字稅”能否保護日本IT業?

來源:'本站原創' 作者:本報特約評論員 梅巖 時間:2019-04-12
分享到:

近日,日本自民黨競爭政策調查委員會相繼召見被稱為“GAFA”的4家美國大型IT企業代表,舉行非公開聽證會。GAFA是谷歌、蘋果、臉書、亞馬遜的英文首字母縮寫。自民黨對這4家企業進行聽證,是因為這些企業的信息販賣業務快速增長,不斷加速的“數據圈地”成就其壟斷地位,不僅觸及反壟斷和信息保護的相關規定,還引起商家和消費者不滿。據報道,為解決大型IT企業“數據圈地”問題,日本計劃開征“數字稅”,準備在今年6月的大阪G20峰會期間提出征稅構想,推動世界各國共同構建全球性的數據管理體系。

大型IT企業壟斷數據和濫用數據已經引起多國警惕,歐盟已對多家美國IT企業開出天價罰單,并開征“數字稅”——除了要抑制數據濫用外,還擔心美國的IT企業壟斷數據信息會影響歐洲各國的經濟安全。日本開征“數字稅”的主要動因,不是防范美國企業,而是擔心大數據領域出現壟斷巨頭,會影響破壞日本的經濟平衡,導致日本中小型企業和信息軟件業企業生存環境惡化。正因如此,日本對IT巨頭數據壟斷問題的調查不是信息安全管理部門發起的,而是由經濟產業省、公平交易委員會等經濟管理部門主導的,公正交易委員會在裁決谷歌、臉書等企業非法收集、使用個人信息問題時就做出了對這些企業適用《反壟斷法》的決定。

大型跨國IT企業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很大。日本商業、制造業和軟件業都有大量的中小企業,IT巨頭壟斷地位不斷加強,日本的制造業企業就有被跨國電商平臺綁定的危險,中小型商業企業的生存空間會遭到擠壓,日本新興軟件企業也會受到打壓。這種趨勢不加以遏制,日本企業的利益將會受損,在“第四次工業革命”不斷加速之際,還會影響到日本經濟結構的優化升級,導致國際競爭力降低。

日本要開征“數字稅”,也有財政方面的考慮。2018年10月到12月,GAFA在日本的利潤累積高達388億美元,但他們既沒有在日本開設工廠和門店,又沒有向日本政府繳稅。大型IT企業享受著巨大的商業利潤,又不用繳納相應的稅金,這種情況是日本不愿接受的。如果開征“數字稅”,日本將能從這一新稅種中獲取高額稅金。法國宣布對GAFA征收技術稅時就表示,這項稅收將在2019年為法國帶來5億歐元的收入。對于亟需增加財政收入的日本來說,“數字稅”是政府增收的一個理想選擇。

“數字稅”還具有促進社會公正的“再分配”功能。IT巨頭憑借技術優勢,壟斷了個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,并獲得了巨額利潤,這種行為不僅讓消費者信息安全受到了威脅,也造成了不公平和貧富差距拉大的問題,這也是公眾對這些企業的不滿日漸加深的重要原因。征收“數字稅”可以抑制企業從數據壟斷中獲利,對IT巨頭進行一些打壓,也可以起到平復公眾情緒的作用。

征收“數字稅”也有負面作用。開征“數字稅”可以為日本IT企業創造更好的經營環境,但“數字稅”也會影響到日本IT企業的成長。一般來說,IT企業的稅負比率只有制造業企業的一半,各國采取這樣的政策就是為了促進IT業發展,因為IT業中小企業、初創企業多,這些企業無力承擔高額稅負。按照傳統的稅收辦法,企業稅收主要基于廠房、設備等固定資產來計算的話,IT企業就能規避大部分稅收,而要開展“數字稅”,IT企業就會背負上高額稅負,這不但會影響企業經營,還會壓制創業、創新活動,使IT產業失去活力,對于日本IT業來說,恐怕是得不償失。

歐盟和日本征收“數字稅”,主要對象都是美國的IT企業,這樣的“數字稅”可能會影響本國IT企業與美國企業間的技術交流,從而抑制本國企業的技術發展。“數字稅”以反壟斷為主要目標,必然會限制企業間的并購活動,這可以保護本國企業在初創階段免于國際并購影響,還能防止大型IT企業通過并購規避應有的競爭,但也會讓IT企業跨國投資的熱情降低。有一些國家不斷降低對IT企業的稅收,以吸引投資,刺激本國IT業發展,其中,最成功的當屬愛爾蘭。愛爾蘭以超低的稅負吸引眾多大型IT企業,加之英國脫歐,原本在英國設立總部的很多企業也轉移到愛爾蘭,愛爾蘭成為了歐洲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。曾因債務危機而被列為“歐豬五國”之一的愛爾蘭又恢復了“凱爾特之虎”的威風。

“數字稅”還面臨著技術難題。IT企業可以通過營收的跨國轉移來規避稅收,若要防止這些企業利用稅收體系的漏洞避稅,不僅要建立更加完善的稅務監管體系,還要建立全球“數字稅”網絡。從目前的情況看,建立全球“數字稅”網絡是很難實現的,日本和歐盟之外的很多國家都不會加入開征“數字稅”的行列,比如在互聯網技術方面占據優勢的美國,因低稅收政策得利的愛爾蘭,以及很多想要吸引跨國IT企業投資的新興市場國家。這些國家同樣希望建立全球數據管理體系,加強對IT企業數據壟斷和數據濫用的監管,但他們更愿意靠立法和行政手段,而不是選擇“數字稅”。

“數字稅”雖能帶來更多稅收收入,但對本國企業特別是IT企業的發展卻是有利有弊。抑制“數據圈地”要靠加強立法和建立完善的管理體系,“數字稅”只能起到輔助作用,因此在開征“數字稅”前還需權衡利弊,謹慎考慮。

相關閱讀:

驗證碼:
您還能輸入150字
條記錄 /頁  首頁   尾頁  第

华侨二分彩 pk10宝宝计划软件下载 真人龙虎和 时时彩怎么赚10%的方法 幸运快三计划是真的吗 皇室国际 排三组六6码遗漏 新江时时彩三星走势 冠通乐翻二人麻将官方下载 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 北京小赛车怎么玩